黃巢在戰場上的這一神操作:將大唐王朝徹底拉進深淵

2019-11-06 16:36:35 | 來源: | 參與: 0 | 作者:歷史中簡堂羚羊飛渡

  乾符五年(公元878),王仙芝的余部在尚讓的帶領下與黃巢在亳州城外匯合。尚讓是尚君長的弟弟,身負殺兄之仇,與朝廷不共戴天,而且如今草軍首領王仙芝已死,他率領眾人推舉黃巢為王。

  黃巢答應了,號沖天大將軍,改元王霸,并設置官僚體系,開始了向腐朽的晚唐朝廷宣告“我,黃巢來了!”

\

  這一年,黃巢已經58歲。

  黃巢40歲那年,他見證了裘甫起義的失敗。

  黃巢49歲那年,他見證了龐勛起義的失敗。

  黃巢57歲那年,他見證了王郢起義的失敗。

  今年的他58歲,見證了王仙芝起義的失敗。

  近二十年間,他親眼見證了晚唐四大起義的失敗,這個藩鎮割據動亂不止的年代,年近花甲的他,比任何人都知道這條路有多難,但也比任何人都堅定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,這條“沖天之路”只有一個人能夠完成,他的名字叫——黃巢!

  但是“沖天之路”并不是口嗨一下,就可以完成的,晚唐起義軍的火種,如今只剩下了黃巢這一支獨苗。這意味著黃巢要獨自面對著“瘦死的駱駝比馬大”大唐王朝,不僅如此,他的高齡也為這條“沖天之路”增加了極大的不確定性,何況眼下,剛誅殺完王仙芝的“草賊招討使”曾元裕率領著士氣如虹的諸道行營兵馬,磨刀霍霍向自己而來,形勢危矣。

  危機也是轉機,但如何在生死存亡之時,轉危為安,這需要大毅力與大智慧,58歲的老人,在此時做了一個決定,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,讓我們回到夢想的起點,也許那里會有想要的答案。

  《資治通鑒》記載:“乾符五年戊戌,春,二月,黃巢方攻亳州未下,尚讓帥仙芝馀眾歸之,推巢為王,號沖天大將軍,改元王霸,署官屬。巢襲陷沂州、濮州。”

\

  沂州城。

  乾符三年(876)七月,黃巢與老上司“草頭王”王仙芝的第一次大潰敗在這里,在這里被“草包”宋威(第一代草賊招討使)打的潰不成軍;

  乾符四年(877)二月,黃巢與王仙芝分道揚鑣后,第一個選擇的依然是這里,不過不同于上次,這次他成功破城劫掠,取得軍餉,揚長而去;

  時隔整整一年,乾符五年(878)二月,黃巢又一次來到了沂州城,破城劫掠梅開二度,然后轉向去了濮州。

  濮州,是王仙芝與尚君長、尚讓的老家,也是王仙芝的起義之地。

  黃巢為何要率兵再度來到濮州,史書上沒有過多的記載,但羚羊推斷不單單是為了劫掠這么簡單,或是為了安撫尚讓及所率草軍殘余部眾,或是為了給起義之火再添一把干柴,亦或是黃巢只是單純為了到這里緬懷一下老上司王仙芝,黃巢這一舉動到底有何深意,今天的我們不得而知。

  但黃巢的這一舉動,在唐廷看來,卻是誅心之舉。乾符三年的時候,黃巢與王仙芝就是在沂州之戰敗北后,攻打東都洛陽,威脅大唐運河補給線,舊事不能重演,于是唐廷發起了緊急軍令。

  《新唐書•黃巢傳》記載:“巢取濮州,元裕軍荊、襄,援兵阻,更拜自勉東北面行營招討使,督諸軍急捕。”

  黃巢的突襲北上,使駐守在荊襄的“草賊招討使”曾元裕鞭長莫及,唐廷事急從權,臨時設置“東北面行營”,任“草賊招討副使”張自勉為“東北面行營招討使”。

正在加載

精彩閱讀

熱點排行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評論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
--> 国彩票亿元大奖排名